華夏秘寶之秦嶺血蹤 都市小說
秦嶺深處,有一個生人莫入的禁地,據說那是通向地獄的大門…… 千百年前,千軍萬馬進去,自此銷聲匿跡,不知所蹤。 千百年后,山下村莊一夜蒸發,同樣無跡可尋。 而我,也走進了那片禁地…… 2010年的時候,一則“秦嶺山下一村莊一夜之間全部消失”的消息在網上瘋傳,有人說是看見了不明飛行物,是外星人;也有人說是發生了地質災害。 至于真相是什么? 讓我來告訴你。
打賞
收藏
11月期間打賞這本書全額歸作者活動
微塵

微塵,本名熊巖,陜西人,90后。愛讀書,愛旅游。常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就是“要么旅 行,要么讀書,身體和靈魂總有一個要在路上。” 朋友說他是一個瘋子,早上還漫無目的的在家中刷牙,中午就到了千里之外的另一個城市。 寫作的地方可能是在家里,也可能是在咖啡廳、車站,或是一輛長途車上。 或許正是這種靈魂里的不羈,讓他筆下的人物也多了幾分“江湖氣。” 在書海先后創作《鎖王》《華夏秘寶之地底玄宮》,此番攜新書《華夏秘寶之秦嶺血蹤》再 啟程,揭開秦嶺滄桑神秘的面紗,寫幾輩人的恩怨糾葛。 風云詭譎已千年,秘寶紛爭何時休?且看筆下迷局生,入書自是局中人。

小編:恭喜大大新書《華夏秘寶之秦嶺血蹤》簽約書海,你創作這本書的初衷是什么?

微塵: :上一本書快完結的時候,昆侖跟我說,“寫個秦嶺吧”。我是陜西人,生在秦嶺下,二話不說就應了下來。“秦嶺”這個題材能出現在我的筆下,還得感謝我的編輯昆侖。

小編:也感謝大大的堅持,讓我們看到了這么優秀的作品,能簡單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本書嘛?

微塵: 《華夏秘寶之秦嶺血蹤》一書中,主人公只是一個平凡的小人物,扔進人海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的路人甲。從一場家庭變故,走進父親一生嚴禁他人進入的葬王峪,到塵封百年的秘寶現世,寶匣被奪。幾百年的紛爭,幾代人的恩怨。你爭我奪,爾虞我詐,殘酷的不僅是歷史、也是現實。書中在揭開一段段撲朔迷離的故事的同時,也是人性的考量,也是主角的修煉。

小編:這確實是一個有深度的好故事,小編也十分期待,大大前邊的這些劇情是不是在后期會有什么伏筆或者安排呢?

微塵: 是的,“秦嶺”以衛昊的家庭變故為切入點,深入秦嶺,逐步解密。前面展露的劇情,只是“冰山一角。”

小編:有沒有想過把這本書寫成一個系列文呢?

微塵: 有的,《華夏秘寶之秦嶺血蹤》同我之前創作的《華夏秘寶之地底玄宮》和《鎖王》也都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的。

小編:大大的筆名有什么特殊的意義嗎?

微塵: 我很喜歡李商隱《北青蘿》中的“世界微塵里,吾寧愛與憎”一句;又無意中看到佛教《法華經》中說,“譬如經卷,書與三千大千世界事,全在微塵中。”取名微塵,是希望渺小如塵埃的我,也能找到存在的價值。

小編:除了創作以外,會喜歡做其它什么事情?

微塵: 這個就太多。平時空閑下來就約著朋友一起釣魚,但很多時候都是用餌料喂了魚(控制不住嘿嘿笑),偶爾也會窩在家里自己下廚……

小編:據小編所知,大大在大學期間學的專業是市場營銷,為什么會加入寫作這行?

微塵: 加入寫作這行是因為看多了別人的故事,也想寫一寫自己的故事。

小編:寫作這行作者太多,競爭也大,大大會很有壓力嗎?平時你都怎么減壓的啊?

微塵: 壓力是會有的。感覺壓力大、心煩的時候,出去散散步、看個電影,有的時候也會去找個燒烤攤喝上兩瓶啤酒。

小編:據小編了解大大如今是全職寫作,時速怎么樣?一般卡文了會怎么辦呢?

微塵: 時速的話,狀態好的時候一小時能寫三千左右,狀態不好就在二千字左右掙扎。卡文的時候干瞪著電腦可以坐一整天,寫了刪、刪了寫,但大多數卡文的時候我都會選擇出去散散步,看看路上的行人,猜一猜別人的故事,慢慢的也就有了靈感。

小編:在這份堅持的背后,相信一定有創作的最大動力,大大能給大家說一下到底是什么嗎?

微塵: 夢想?哈哈,說出來還蠻不好意思的,不過還真是這樣。但能夠長久的堅持下去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收入。如果連自己都養活不了,空談夢想是不切實際的。書海給了我追夢的平臺,給了我強有力的經濟支撐。說到底,書海的實力才是我一直堅持寫下去的動力。

小編:你覺得在寫作過程中除了財富之外,最大的收獲是什么?

微塵: 在寫作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的把自己的性格和經歷灌注到書中的人物身上,有的時候會感覺自己也以另外一種方式活在書中。在文字里找到了自身的影子,這或許是最大的收獲吧。

小編:大大算是書海的一個老作者了,前后寫過好幾本書,可不可以談談在書海這么多年的感受?

微塵: 書海是一個有溫度,有人情味的網站。在書海這些年的感受,用一個“家”字形容,恰當不過。

時間在鍵盤上飛,這是我這幾年來最大的感受。執筆寫作已經多年,在電腦前一坐就是一天,鍵盤敲壞了好幾個,腰酸背痛是常有的,總笑說還沒到保溫杯里泡枸杞的年齡,卻早早的過上了這種生活。這幾年里,整日閉門不出的時候居多,很多人說我是不務正業,甚至說我進了傳銷。對此,我也就是一笑而過。有時候,很想說一句,在文字中我是能找到活著的意義的,我不僅在現實中活著、也在筆下的文字中活著。人終將都會離去,短短百年于這世間只是一瞬,而文字卻能做到千年不朽。朋友問我,“看你長時間寫作,也挺累的,每天寫這么多東西,總有個江郎才盡的時候吧?想過放棄嗎?干個別的事吧。”“干別的事?我想過,也會做點別的事吧。可我會一直寫下去的,直到寫不動為止。我不僅要寫網絡小說,還要寫我、寫你,寫身邊每一個人真實的故事。我希望每一個活著或死去的人,都能在我的筆下永生,在我的文字里找到他們存在過這個世間的痕跡。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死了之后真的就什么都沒有了。很多時候,記憶比文字要脆弱的多。正如我的筆名“微塵”,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于這大千世界而言,不過滄海一粟。提筆長嘆萬事成空,落筆不悔只因書中早有骨肉。謝謝書海,若不是書海這個平臺,至今不知在網絡文學的汪洋中漂泊何處。謝謝老大昆侖,若不是兩年前一篇投稿的相遇,我的文字更不知去向何處。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