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玄幻小說>封魔錄
目錄
設置
書架
書頁
禮物
投票
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微軟雅黑 宋體 楷體
字體大小 A- 20 A+
頁面寬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14章 兄弟情深
作者:葉落有聲| 字數:3226|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13日

天誠回到仙盟,就直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閉門不出,不斷的叫人抬酒到他房間。

“主人,你別喝了,這樣喝早晚把自己喝死。”

“你走開……別管我。”

盟主見他這樣,將玲瓏招了過來,玲瓏將所有發生的事情跟盟主說了一遍,他是過來人,這事情只有靠他自己想通,誰都幫不了。

隨即盟主便下出仙盟令,開始全力嚴查影門的所在。

仙盟盟主親自下令自然是效率極快,不出三日,影門損失慘重,到處被仙盟高手追殺,死傷過半,短時間內是不敢出來了。

雷府中,霜兒興奮的跑到修煉室,“三哥,聽說天誠哥哥回來了,我們去找他好不好?”

“天誠回來了?這小子,出去幾年都音信全無,回來也不先來找我,走,去找他算賬。”

兩人一路小跑,來到天府,“見過雷霆少爺、霜兒小姐,我去通報一聲。”

“還通報什么啊,你是新來的吧,切。”雷霆跟霜兒早就迫不及待的要見天誠,寬且他們兩人來天府向來是不用通報的。

雷霆快速的走了進去,霜兒也是朝守門侍衛做了鬼臉,跟著跑了進去。

“哈哈,天誠,天誠,你小子回來也先來找我,我告訴你,我修煉成靈尊了,你可不能比我差啊,天誠,喂,天誠!”

雷霆這三年也沒閑著,一直潛心修煉,終于在前不久突破成靈仙境,成就靈尊,一時間轟動仙盟,才十九歲就修煉成靈尊,在這紀元是前無古人啊。

更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雷霆在修煉成靈尊時再次修煉出了三道仙氣,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可謂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要知道,現在修為最高的仙尊就是修煉出六道仙氣。

“天誠,天誠,這小子,還不出來,看我不逮到你。”

雷霆興奮的推天誠臥室的門,一陣濃濃的酒氣撲鼻而來,眼前的一幕讓他有些驚訝,這一幕被跑來的霜兒看到,兩人杵在門口,表情突變。

“你……你是誰?他……他怎么會成這樣?”

雷霆一推門就看見天誠醉醺醺的躺在玲瓏的懷中,他滿臉胡須,極為憔悴,身上臟兮兮的,臥室內亂糟糟的,到處是酒壇。

霜兒看到這一幕,非常傷心,三年不見,他的天誠哥哥居然找了一個這么漂亮的女人,但她看到天誠這樣,還是強忍著,“你是誰?為什么天誠哥哥會躺在你的懷中?”

玲瓏一眼就看出霜兒的心思,故意裝作有些嫵媚,拋起秀發,“你看我們這樣,你說我是誰啊?”

“不可能,天誠不是這樣的人,你到底是誰?”

雷霆從小跟天誠一起長大,他非常了解天誠,絕不會這樣,寬且現在天誠如此憔悴,肯定有事情發生。

雷霆仔細觀察著玲瓏,表情突然凝重,“你是妖獸,靈仙境的高階妖獸!”

雷霆的一番話,驚呆了邊上的霜兒。

“呸,真是沒眼力,真不知你是怎么修煉到靈仙境的,你看好了,你大姐我可是神獸騰蛇,什么妖獸。”

“騰蛇?上古神獸,騰蛇?你怎么會跟天誠在一起,他現在的修為怎么還是尊者境,這不可能!”

“行了,等他醒了,你們自己問他吧。”玲瓏放下天誠,淡淡走出臥室,路過霜兒跟前,輕輕一笑,這讓霜兒非常生氣。

“喂,你到底是誰啊?”

玲瓏沒有理睬她,只是邁著她清雅的步伐,扭著身軀走了。

過了半響,天誠醒來,看了一眼雷霆,并沒有太在意,依然搭拉著頭,“你來了,來,陪我一起喝酒。”

天誠趴在地上左看右看,將周圍酒壇翻個遍,居然都是空的。

看到這一幕,雷霆的怒火上頭,更多的是痛惜,不知道天誠這幾年到底經歷了什么,以往陽光睿智的少年才會變成這樣,霜兒也是捂著嘴哭泣,她根本不敢相信,她的天誠哥哥會變成如今的蓬頭垢面一副邋遢憔悴的模樣,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天誠爬了一段,終于找到一個酒壇,里面還剩了點酒,他癡癡的笑了笑,高高舉起酒壇,“嘿嘿,這有。”

雷霆看到他那個傻樣,早已經是握緊了拳頭,一拳打碎了天誠手中的酒壇,那僅剩的一些酒灑落在地,天誠也不惱怒,只是緊張的看了看打碎的壇子,撿起一個碎片,上面還有些殘留,然后傻傻的笑著將那一絲殘留的酒水倒入口中。

就在天誠即將要將那一絲殘留在碎片上的酒水倒入口中的時候,雷霆一腳將其踢掉,接著一把封住他的衣領怒吼,“你在干什么?你到底還是不是天誠?”

天誠依舊萎靡不振的樣子,傻傻的笑了笑,“天誠?天誠是誰啊?”接著拂開雷霆的手,躺在地上,“我不是天誠,你們認錯人了。”

雷霆再也控制不了心中的怒火,一把抓起他。

霜兒見狀急了,她知道三哥動怒了,急忙抓著他的手,眼中還流著淚,“三哥,你要干什么?你快放開天誠哥哥。”

“走開。”

雷霆直接將其拂開,繼續抓著天誠,連拖帶拽的將他拉出臥室,穿過走廊后將其扔到院中。

天誠被扔到院中,翻了幾個滾,像一灘爛泥一樣趴在地上。

雷霆跳入院中,喚出乘龍刀,怒指天誠。

“起來,我要跟你打一場,你這個懦夫。”

“我不是懦夫。”

“不是懦夫就給我起來。”

天誠緩緩起身,眼中也是泛著怒火,喚出飛云劍,“啊!”隨后大喊一聲,使出飛天劍法,劍法玄妙,忽而飛天,忽而遁地,忽而左右,逼近雷霆。

雷霆閉上雙目,用神識感知,他現在修為比天誠高了一個境界,修煉出六道仙氣,已然探識出這些只是虛招,就在天誠亮出真身正要攻擊雷霆時,雷霆起身一腳,直接將其踹飛出去。

“天誠哥哥……”霜兒著急的大喊,正要跳過去阻止,被玲瓏一把拉住。

“你就別去攪和了,你哥是不會傷著你心上人的。”

天誠重重摔在地上,已然是受了內傷。

“起來,再來,你這個懦夫。”

“我不是懦夫。”

天誠怒的大叫,接著拍地飛起,飛云劍平置在面前,周身浮現出三道仙氣繞體,只見那飛云劍四周幻化出數十把劍,那數十把劍,圍繞在飛云劍四周形成一個圓形,接著全部融合入飛云劍中,令其光芒四射,那不僅四射出來的是光芒,也是劍氣。

玲瓏在一旁觀戰,也感受到四散的劍氣,她動用仙力護住身邊的霜兒,微微笑了笑,“我果然沒跟錯人。”

她看出這是天階的高品級功法,感受到這招即便是她,若要正面抵擋,估計也需全力,可看那雷霆似乎沒有要躲閃的意思,“呵呵,你哥是不是傻,這招非同小可,恐怕你哥會抵擋不住哦。”

“希望三哥能下手輕點,讓天誠哥哥少受點傷。”

“嗯?”玲瓏疑惑的看了一眼霜兒,見她雙手緊握,似乎是在祈禱一般,這招連她都要全力抵擋,這個小姑娘怎么會這么說。

剎那間,雷霆六道仙氣繞體,這讓一盤觀戰的玲瓏面色一慎,難怪她會這么說,沒想到這小子才入靈尊,就修煉出六道仙氣,他的天賦并不比主人弱,若是主人也修煉到靈尊,或許還能一戰,如今,呵呵,勝負已經顯而易見。

“天元歸一。”天誠目光凌厲,隨著他的心念一動一掌推出,那數十把劍直接飛向雷霆,速度極快,劍還未到,劍氣早已經射了出去,這股力量非同小可。

“獵魔斬。”雷霆舉起乘龍刀,一刀砍下,一條金龍從刀中飛出,直接將那道劍氣吞噬,隨后沖向天誠。

天誠急忙舉劍去擋,可哪里能擋的住,被擊飛出去,這次可沒那么輕松了,自然是重重落地,地面都凹陷下去,碎石四濺,接著感覺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這還是雷霆未用全力的結果。

“天誠哥哥。”

“不要過來。”

霜兒正要緊張的上前去,這時雷霆突然轉頭喝住了她,這種霸氣的神情,讓霜兒直接嚇的挪不動腿,只能在原地哭泣,她知道這次三哥真的是動怒了。

玲瓏被這一幕深深的吸引住,這么霸氣的男子,還是頭一次見,她深知雷霆不會傷害主人的。

“天誠,你這個懦夫,給我起來。”

“我不是懦夫。”

天誠忍著傷痛,艱難起身,可剛起身,就被雷霆一拳打在臉上。天誠爬起來準備還擊,可他早已心亂如麻,沒了章法,都不知道自己如何出拳,自然又是被一拳打倒。

這時盟主走了過來,只是靜靜的看著,霜兒已經哭成個淚人了,但就是不敢上前阻攔,見盟主走來,立即上前哭訴,“盟主,你趕緊上去攔住三哥吧,在這樣下去,天誠哥哥會被他打死的。”

“無妨,霆兒有分寸的,這件事由霆兒幫誠兒度過難關是再好不過了。”

盟主丟下一句話,就離開了,雖然他心中這么想,但眼看自己心愛的外孫受苦,他心中也難受,索性眼不見心煩。

天誠來來回回的被雷霆打的是鼻青臉腫,雷霆也累了,終于兩人都停下,躺在地上。

“現在舒坦了吧,說吧,什么事?”

雷霆等了一會,見沒動靜,轉臉看去,天誠早已經是淚流滿面。雷霆知道此時肯定是非同小可,不然一向堅強的天誠是不可能這樣的。

“到底怎么回事?”

雷霆有些急了,但天誠還是不肯開口。

“還是我來告訴你們吧,他失戀了。”

“啊?失戀?”雷霆兄妹二人幾乎是同時張口提出疑問。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余額: 0 書海幣 |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
去充值
鮮花
100書海幣
咖啡
200書海幣
神筆
500書海幣
跑車
1000書海幣
別墅
10000書海幣
禮物數量
-
×
20
+
贈言
送禮物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
月票數量
-
×
20
+
贈言
投票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