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架
書頁
禮物
投票
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
字體大小 A- 18 A+
頁面寬度 900
保存
取消
第一卷 異海人族 第18章 怒火中燒
作者:繆熱| 字數:2725|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17日

不過,當看見蔣道長展現在眼前的這本書時,我卻是似是而非的,因為那天我粗-暴地掀開我父親的衣襟,從他貼身的汗衫里搶出這本書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怎么看清楚是一本什么樣的書,只是隨便在手里翻著抖了兩下,以為父親是在書里夾帶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東西。

見沒有東西從書里抖出來,我順手就把書交給站在我身邊的吳斌。至于是什么樣的一本書,我還真的沒有什么特別的印象。

就一本泛黃的普通線裝書。

不過,我及其粗-暴地從父親衣襟里搶出一本書這件事,我倒是記憶猶新的。

其實我父親的衣襟里藏著東西也是我發現的。

當抄家的過程已經接近尾聲的時候,我突然瞄見我父親的神色有所變化,而且他的雙手一直在胸口抄著。我一下子就對我父親扣得嚴嚴實實的衣襟起了疑心。

知子莫若父,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同樣有效的。我果然就從我父親的衣襟里搶出一本書來。

我記得當時我爺爺也在場,只是經過蔣道長這么一說,我才發現當初自己忽略了一個細節。那就是當我從父親身上搜出這本書的時候,我爺爺幾乎是哀嚎一般地沖我大吼了一聲:“莽子啊!你狗日的這是在作孽啊!你咋就六親不認到這步田地了啊?”

當時的我是被一股子熱血沖昏了頭腦的有為青年,所以爺爺的這聲哀嚎對我根本就產生不了任何影響,當然也就沒把爺爺的這聲哀嚎當作一回事兒了,直接給忽略了。

誰讓我當時跟我爺爺和我父親是敵對關系呢?我得站在立場和原則這邊,對不對?

但當我看到蔣道長拿出的這本早已經泛黃的線裝書時,內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種慚愧的情緒。

蔣道長只是將書在我眼前晃了一眼,然后就收了回去,而且同樣是掀開衣襟,揣在了他貼身的胸口處。

什么樣的一本書,顯得這么寶貝?而且都朝衣襟里藏!

藏寶圖還是無字天書?

扯淡吧?

不過書的封面上有“山海經”三個字我還是一眼就瞅見了。后邊還有幾個字我卻沒怎么看清楚。蔣道長收回去得太快。

字卻都是甲骨文字體。

我認識甲骨文,這個還真不是吹牛。

我小的時候,我爺爺別的什么沒有教我,還真就教過我認這種字。

我認識這種字和我爺爺教我認這種字都不是刻意為之的。爺孫兩純粹就是無心插柳的意思。

我爺爺喜歡在硬的物件上刻字,刻的就是甲骨文。

牛骨頭,牛角,斑竹片上他都刻,還在小石籽兒上刻,而且樂此不疲。

有時候我顯得無聊,就會在一旁搗亂的同時,看他在硬物件上刻字。

也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我爺爺才教我認他在上面刻的是什么字。

其實對于當時的我來說,那樣的字兒除了我爺爺和我認識,就沒有第二個人認識了,我連拿出去顯擺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對于我來說,這種字認識跟不認識也沒啥區別。外間的人也根本不會知道我有這本事。

我爺爺都是關著門教會我認識這種字的。

我敢說,就是我父親,也不一定認識這種字。

因為我父親寫的毛筆字,全部是天書一樣的狂草,這在當時的我看來,跟鬼畫桃符沒有什么區別,沒有一個字是正經的。

正經的人不寫正經的字,這不扯淡嗎?

可是偏偏就有人說我父親的毛筆字寫得好,寫得出神入化,連我爺爺也這么說。

這我就真的不理解了。于是我對父親愛寫毛筆字這愛好,極端地鄙視也就順理成章了!

后來,當我意識到我父親寫的狂草是極有收藏價值的墨寶時,試著托我爺爺,想求父親寫一副字掛我辦公室,父親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我當時都不知道是氣憤還是尷尬。反正心里不得勁兒了好幾天。

事后陶瓔珞還調侃我說這是我當初六親不認應得的報應!

對陶瓔珞的這種調侃我無話可說。

所以,那個時候連識甲骨文都能夠認識但卻不知道還有書法這檔子事兒的我,不知道是屬于無知還是愚昧,現在想想都還禁不住的臉紅。

不過話又說回來,有些事情還真的不能全怨在我頭上。

我爺爺和我父親當時都是飽讀詩書的大儒,可是他們就是不把我朝這條道上引。追根究底,責任方不就顯而易見了嗎?

當我這樣跟陶瓔珞辯解的時候,陶瓔珞卻說也許當初我父親和我爺爺都不看好我,覺得我就是塊朽木不可雕也的廢料。

我知道陶瓔珞說這話又是在調侃我。

其實當時的情形是我爺爺審時度勢的結果。

他老人家是有大格局大智慧的人,他早就知道我在什么階段會是什么樣的人,他對我一直保持著足夠的信心和耐心,而且從來不急。

而我最終如他所愿,成為了一枚有用的楔子!

他含笑九泉!

我的辦公桌上至今擺放著一個犀牛角的筆筒,筆筒上面有我爺爺刻的四個甲骨文——格物致知!

這是他一身的精華所在。

蔣道長跟我說這番話后,重新躺回他的床鋪上去了,不再理會我。

我卻覺得這家伙似乎就是想故意找茬刺激我一下,于是心里有些不大得勁兒起來,下了床,站起來,朝躺在鋪上的蔣道長叫板道:“既然你都親口肯定了我對我爸和我阿公所做的事,那你為什么還找那樣的理由暴揍我一頓?”

蔣道長的眼睛原本是閉上的,聽我這么說,只開了一道眼縫乜斜了我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說:“我怎么就肯定了你對你爸和你爺也的所作所為了?在這件事上,你六親不認的本質是無論如何也洗不白的。連動物還知道跪ru之恩呢,你卻連你老子你爺爺也敢動手!你說該不該挨揍?老子還告訴你,剛才揍你還算是輕巧的。你記住,孫子,以后老子看你不順眼,還得揍你,而且一次比一次揍得狠!你信不信?”

蔣道長的不留情面和囂張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我沒想到一個身子骨瘦弱得就跟一只猴似的干巴老頭,居然敢沖我說這么硬氣的話,而且是對我這么一個有著一米八幾大塊頭的小伙子說這話,這已經不是挑釁了,這簡直就是對我的直接藐視了。

因此我立馬就怒了,我覺得無論如何都得把剛才輸掉的一仗干回來了。不能再讓這無知者無畏的蔣道長無法無天地囂張下去了。

于是我使勁搖了蔣道長的床鋪扶手,沖蔣道長大吼道:“來!下來!我們現在就弄一回,看誰揍誰?”

我知道蔣道長身上有功夫,而且功夫不弱。但是,只要我有吃一塹長一智的記性,在跟蔣道長交手的時候,提防著這家伙一點,也不一定就弄不過他。畢竟在塊頭和氣力上,蔣道長就跟我不是一個量級上的。只要我出手抱住了這家伙,即使不把他薅死也得把他摔死!

蔣道長還真的欠身起來了,朝我說:“真的要打?”

“打!”我很硬氣地說。

蔣道長樂呵呵地邊下床邊說:“嘿,看來你小子今天果然是欠揍,行行行,老子今天索性就讓你吃個飽。”

陶瓔珞這時也坐了起來,她居然想看熱鬧了。

而譚教授此刻卻紋絲不動地盤腿坐在他的床上,繼續抱著他的那本日記本翻看。我跟蔣道長兩人的交鋒,他根本充耳不聞,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等蔣道長在我面前都站定了,而且朝我說:“孫子,這回我可真得讓你長點記性了,不然老是這么目無尊長,那你這輩子就真的完了。”

這時譚教授才淡淡地朝蔣道長說:“道長,還是要稍微注意點分寸,他畢竟還少不更事,也不要太跟他較真了,宜點到為止……”

譚教授不夾塞這句話還好點,譚教授的這句話一夾塞進來,我立馬覺得譚教授這不是在勸架,而是在戧火了!

這臥鋪里的四個人,其中就有三個人站在我的對立面。

我被孤立了!

我招誰惹誰了?

我有那么不招人待見嗎?

我是真的怒火中燒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余額: 0 書海幣 |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
去充值
鮮花
100書海幣
咖啡
200書海幣
神筆
500書海幣
跑車
1000書海幣
別墅
10000書海幣
禮物數量
-
×
20
+
贈言
送禮物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
月票數量
-
×
20
+
贈言
投票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