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架
書頁
禮物
投票
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
字體大小 A- 18 A+
頁面寬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20章 我要到南昌去結婚
作者:遠是遙遠的遠方是方向的方| 字數:2083|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17日

【謀士雷濟的出現,卻是王陽明未婚妻的老師;王陽明17歲結婚;易經的啟示,讓王陽明認賬結婚。】

我父親嘆口氣道:“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身充滿了神鬼古怪的東西,就說他到京師這幾年吧,十二歲那年來個人生第一等事為圣賢,就被傳為笑談四方傳播,讓我很下不了臺。到十五歲又離家出走,去學什么兵法,回來又要求帶兵平叛,簡直太胡鬧了。才過一年,又搞個格竹悟道,不僅自己大病一場,也成為了京城最大的笑談。”

繼母說:“他還小,過兩年就對了。”

父親點頭道:“這男子要想定性,非成家不可,早年我和伯安的表舅諸養和早就定了婚事。所以,我的意思,先讓伯安回趟老家,一是因為父母年事均高,都想看看他們的寶貝孫子;二是見過他爺爺奶奶后就直接到洪都(今南昌)去完婚,然后回老家,陪同父母的同時,也回鄉參加鄉試。”

繼母說:“在京城考不就得了,干嘛非回老家?”

父親道:“你就不懂了,按朝廷的規定是一定要回原籍參加鄉試的。”

我一聽之下又驚又喜,喜的是可回老家去見自己親愛的爺爺奶奶,但驚的是成婚,我完全沒有準備啊!

我忍不住破門而入,只聽啪的一聲,一幅字畫被我震落在地,說來也怪,這是一首詩,它就打開了一角,露出四字“天作之合”。

我和父親都懂《易經》,父親撫掌笑道:“天意啊,伯安,怎么說?”

我望天長嘆一聲:“天意如此,我也無話可說。”

隨后,我稍事準備就要回老家了。

這天,只見父親帶了一個二十余歲的青年過來,對我講:“伯安,這位是你未過門妻子的老師雷濟先生,你過來見過。”

我抬頭看到雷濟充滿智慧的眼光,心生好感,便向他行禮。

后來在返鄉的路上,我與雷濟相聊,發現他當真是天文地理、古今謀略無所不通,我大為折服。

這個雷濟是個道教徒,說他所學的是什么“凈明道”。我大為好奇,一路上問這聊那的好奇心還未減,就已回到了老家。

見了爺爺奶奶后,我又去見了一下王德聲叔父,他正在看書,他也知道我的完婚之事,主動提出要與我同去洪都,幫幫忙,我一聽大喜。

在老家呆了月余,就出發到洪都去了。

一路上,聽雷濟講,從北宋到大明,這江西一直是神州主要的文化經濟發達地區之一。

大明說到小范圍的經濟繁榮區,是蘇、松、杭、嘉、湖并稱;說到大范圍的經濟繁榮區,則是江、浙、蘇、松并稱。

當我問具體哪兒時,他說:“蘇松”是指蘇州和松江二府;“浙”是指浙江,杭、嘉、湖均屬浙江;“江”則指江西。

另外,天下書院從唐代玄宗“麗正書院”開始,歷經唐、宋、元、明各個朝代,江西的書院數量一直為天下之魁。

講到這里,雷濟又說:“令尊為成化十七年的狀元,大明從洪武四年開科取士起,至你父親共三十三科狀元,其中僅江西吉安一府就占去九位之多。”

這時,王德聲說話了:“還有一宗,這江西的僧道術士頗多,曾經輔佐本朝太祖奪取天下的異士周顛,鐵冠道人張中等都是江西人。”

雷濟應口道:“不錯,這佛道在江西特別昌隆,道教天師道的祖庭便在江西貴溪的龍虎山;佛教凈土宗的發祥地在江西廬山的東林寺,其中享譽天下禪宗的幾大流派主庭大都在江西,兩大法系之一的青原系祖庭在吉安府青原山凈居寺,而曹洞宗和溈仰宗的發祥地則在江西宜豐洞山、宜黃曹山和宜春仰山。”

我一聽之下,幼年的宗教情緣一下打開,江西真是個神秘而令人向往的地方。

很快,我們就到了洪都。我暫時住在岳父的官署之中。

岳父是江西省布政司參議。我在洪都的神秘而喜慶之旅就此開始。

有許多人聞名而來,一是我父親作為帝師經筵講官的原因;二也是我少時的傳奇名聲。

而對于諸府來說,岳父也是一位飽讀詩書之人,我這人到任何地方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與人交往也比較放得開。

在我印象中,岳父是一個恪守儒家道統的老學究。

不過,他很欣賞我,對于我的圣人之志大加贊賞。我也就定下心來準備完婚。

這天,我見王德聲叔父過來對我說:“雷濟在上課,走,過去看看。”

我便與他一起,到私塾處見幾個孩童正在聽雷濟講課,講的是《幼學瓊林》,我聽了一下,一會兒下課了,雷濟看著我說:“公子來了,正好,我還有堂課,這個學生有些麻煩,有些問題我都回答不上來。”

我有些好奇便跟他去了,轉眼間到了一處府邸,這府邸極其雄壯,我一數檐頭小獸有九個,這可是王府啊!

我忙問:“這是哪家王府?”

雷濟道:“寧王府,我的這個學生是寧王之孫,叫朱宸濠。”

進入王府之內,在管家的帶領下,我倆來到了王府的學堂,剛坐好,只見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兒進來了,他眼光四射,待我與他的眼光相碰時,仿佛擊出了火花,他愣愣地看了我一陣,便坐下。

這名叫朱宸濠的小孩兒講話了:“先生,照例,在正式講課前,您得按我的要求講一下其他的課。”

雷濟嘆口氣道:“殿下,來吧!”

朱宸濠道:“先生,今天您給我講一下《三十六計》的第一計,‘瞞天過海’吧!”

雷濟愣一下說:“好吧。”

他也不翻書直接講,記性可真好。不過,能成為王師也不簡單。

只聽他說:“六六三十六,數中有術。陰陽燮(xiè)理,機在其中。機不可設,設則不中。好,今天我們講的是第一計:瞞天過海。原文是:備周則意怠;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太陽、太陰。”

“是說,防備周密往往容易導致思想麻木,意志松懈;常見的事情就不會產生疑惑。秘謀就隱藏在公開的行動之中,并不是與公開行動相對的。”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余額: 0 書海幣 |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
去充值
鮮花
100書海幣
咖啡
200書海幣
神筆
500書海幣
跑車
1000書海幣
別墅
10000書海幣
禮物數量
-
×
20
+
贈言
送禮物
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
×
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
月票數量
-
×
20
+
贈言
投票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